出国留学双11活动华通留学来电有奖4006908210
免费答疑咨询有问题你就问
澳大利亚 英国 美国 加拿大 法国 荷兰 德国 新加坡 马来西亚 日本 韩国 新西兰 俄罗斯 意大利 菲律宾 瑞典 爱尔兰
推荐:波兰 | 匈牙利 | 印度 | 芬兰 | 比利时 | 丹麦 | 马耳他 | 塞浦路斯 | 挪威 | 南非 | 希腊 | 巴西 | 瑞士 | 香港 | 葡萄牙 | 西班牙
留学问答堂——有问题你就问!
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英语免费考试预约
UTS–2012悉尼 教學最高等級
英国Anglia Ruskin大学2012年火热招生中
金融危机下美国教育业的投资机会
留学热点 热点项目 院校查询 排名库 奖学金 申请指南 签证 留学与就业 诚信中介 留学贷款 国际预科 移民
推荐:金融专业 | 计算机专业| 酒店管理 | MBA | 法学专业类 | 人文教育学 | 艺术类留学 | 经济学 | 大众传媒 | 护士留学 | 交换生 | 留学美国高中
首页 > 留学新闻 > PRE-MBA留学资讯

哈佛商学院领导力挑战:学生不是顾客是信徒

发布时间:2011年05月09日 来源:留学网

2014年美国桑德福大学留学申请 ·2014年美国纽约电影学院招生 ·仙台国际日本语学校招生信息 2014年犹他大学留学申请
·纽约大学本硕双录取申请 ·2014年韩国崇实大学招生
·2014年旧金山大学金融预备课程招生 400-690-8210
“我们的学生中有10%,不管在何种情形下都会做正确的事;还有10%,在任何情形下都会做错误的事;另外80%,则需要说服。” 哈佛商学院教授拉凯什·库拉纳说。

        库拉纳教授正在跟我们进行小组讨论,话题是“领导力和价值观”。这是2010年6月11日,以“畅想领导力的未来”为主题的第三届“哈佛商学院年度领导力论坛”的第二天。这一天除了库拉纳教授和另外两位哈佛学者,和我同小组的还有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莎莉·布劳恩特教授,以及沃顿商学院的迈克尔·尤瑟姆教授。

        库拉纳教授在谈论他教过的“最好”的学生,德智体全面发展,而且样样顶尖。毕业时这位学生选择了华尔街一家公司,原因不用多说,自然是待遇好得难以拒绝。但是他一次次来找库拉纳教授讨论自己的选择,期待教授能够赞同,而这样的赞同能够驱散自己的疑惑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库拉纳教授谈到了他这个“10-10-80法则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问:“经过哈佛商学院两年教育,学生的这个10-10-80的比例会发生变化吗?”库拉纳教授说不知道,转过头去问布劳恩特教授那里是否有数据。布劳恩特教授负责斯特恩商学院的本科教育已有6年之久,即将担任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院长。布劳恩特教授说,关于商学院该怎么对学生进行伦理道德教育,还没有过很好的研究;而她很怀疑那是否能改变一个成年人的价值观。库拉纳教授又谈了自己的体会,说很难在商学院传授价值观,因为学生会说我们是顾客,我们交钱上商学院不是来学这个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想两个问题:一个在内心深处并不知道“我是谁”,并没有明确的价值观指引自己的选择的学生,为什么会被库拉纳教授看做“最好”的学生?如果两年的MBA教育不能帮助更多的学生做出正确的选择,这是否算是商学院的失败?

        在论坛的第一天,哈佛商学院的理查德·特德罗教授提出了相关的一个问题。他说自己加入哈佛商学院的时候,学院的使命是培养总经理,而现在学院网站上写着的使命是“培养对世界产生影响的领导者”。他当着所有人问尼廷·诺瑞亚教授:“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改为‘培养对世界产生好的影响的领导者’?比如安然公司的前CEO杰夫·斯基林,也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MBA,在我看来显然对世界产生了影响。但我不认为培养这样的领导者是哈佛商学院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诺瑞亚教授不仅是这次论坛的主要发起者,而且已经被任命为哈佛商学院下任院长,将在7月1日正式上任,所以特德罗教授把问题提给了他。尽管诺瑞亚没有当众回答,他心里应该是赞同的。2008年10月,他和库拉纳教授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上联名发表文章,呼吁建立职业经理人的道德守则,把管理发展为像医学、法律那样的专门职业(profession)。正是在这篇文章的激励下,哈佛商学院学生发起了“MBA誓言”活动:MBA学生在毕业之前,效仿医生的“希波克拉底誓言”,宣誓把雇主和社会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 往好了说,这个誓言最多是个象征,往坏了说也就是一个粉饰。医生在宣读完“希波克拉底誓言”之后,照样可以拿红包、开假药;这些新经理人在宣读完“MBA誓言”之后,会变得对社会、对顾客、对雇主更加负责任?我怀疑。在安然事件之后,绝大多数商学院在自己的课程表上增加了伦理课程。这些课程也只是象征或粉饰吗?或者说,商学院真的能够教商业伦理吗?

        我把这个问题从美国东海岸带到了西海岸。6月14日,在詹姆斯·马奇教授在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的办公室里,我向这位组织研究的大师,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、商学院、社会学系、政治学系四个院系共同聘请的教授,请教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马奇教授说:商学院当然教伦理,而且是非常高深的伦理老师。商学院教伦理,主要靠的不是伦理课,而是商学院对学生进行社会化的整个过程。学生在这里很快学到了成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伦理:如何穿着打扮、如何言谈举止、如何思考和行动。商学院教的伦理主要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经济学:自私是一种美德;每个人都在追求自我利益;而每个人都在追求自我利益时市场是最为有效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您的意思是,”我迟疑了一下,“商学院在教伦理这件事情上做得不好?”马奇教授笑了:“在教这套伦理上,它们可以说是卓有成效,因此在这个意义上它们可是做得相当好。不过从我的伦理观来看,它们做得不好。”商学院的伦理课教的是一套价值观,而商学院的整个体系却让学生在耳濡目染之中,学会的是另一套价值观——在伦理这件事情上,关键不是商学院怎么说,而是怎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,商学院该怎么做呢?马奇教授发表过以商学院教育为主题的专门论文,不过在这里我更愿意引用他退休时发表的演讲。他说:“一所大学只是顺便是个市场。在更本质的意义上,它是一个寺庙。……学生不是顾客,而是信徒。教书不是一个职业,而是一种圣礼。”如果MBA学生继续把自己当顾客,如果商学院继续把自己当市场,那么双方都没有发现“我是谁”。商学院自成体系的“市场化实践”,会比那些起点缀作用的伦理课更能塑造MBA学生的价值观。

        那样的价值观,就是“产生影响”而非“产生好的影响”的价值观。怎样真正从“产生影响”到“产生好的影响”转变,而非只是粉饰性地修改使命的文字,怎样在商学院保留市场的成分但是打造寺庙的本质,是对诺瑞亚院长的巨大挑战。我希望他没有回答特德罗教授的问题,只是因为还没有完全坐上那个位子,而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希望与留学专家进行交流?点击进入出国留学论坛>>> 加入收藏夹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留学类的开心网--榴莲网,注册即送留学币